大小劍撤退記,不行了~不行了,天梯都變成滑水道!!!

大小劍撤退記,不行了~不行了,天梯都變成滑水道!!!

當山林成為生活的一部分,一個月不上山的日子已經近乎難以忍受!不顧天氣預報的連續三日90%降雨機率,我們還是上山了。

Day0,兩個人一路興奮地抵達仁壽橋(松茂林道行車終點)後,頂著夜幕細雨先走到松茂水文站住一晚。原本預想中松茂水文站的狀況應該不錯,不料水文站現在卻是某種生物的的地盤!

靠近文水站門口時,是撲鼻而來的臭味,我以為是悶濕加上老鼠屎的味道,沒想到一走進去就驚動一群蝙蝠🦇在屋內屋外飛來飛去!原來屋內的惡臭是積累一地的蝙蝠大便!

今夜已經在飄著細雨,幸好水文站的屋簷下還夠收留我們兩個人,這簷下的小小空間擋了屋外的夜雨,也避了屋內的惡臭,接下來需要擔心的是明後天的雨況,但現在,來彈烏克麗麗吧!(隊友超狂,背了一把烏克麗麗上山~)

翌日清晨起床後,居然只是陰天,雨水還未降下,我們連忙啟程(好啦~我比較懶散,是隊友在催我出發!)前往天梯的起點。天梯不愧是天梯,難怪叫做「站起來的路」,在天梯的起點望向接下來的道路,根本就是站起來的!可惜拍照拍不出那種震撼的感受。

天梯回望
超陡天梯

趁著還未下雨,我們趕緊往上爬趕進度,人生第一次在爬山時對於海拔高度的上升這麼有感!才走了1.5hr就上升了500多公尺!而且在90%降雨機率的預報下就只是陰天,可惜我們才開心沒多久,在接近中午的時後便開始降下了雨水。

超愛這棵樹~
雨中的路

也許我們查看的預報是大劍山天氣的原因吧,在大劍山的山腳下沒下雨,但越接近大劍山雨就越來越張狂,在雨中我們還是到了推論池取水,可能是寄望上去之後就雨停了,無法接從天幕留下來的雨水,於是我又多背了3公升的水往油婆蘭前行。

在過推論池沒多久後,便要開始鑽劍竹林了,有類似經驗的山友們應該都知道,就算穿了雨衣,在下雨的箭竹林中穿行,雨水還是會順著袖口和領口不斷滲入浸溼衣服,更慘的是:「我的機車雨褲居然在防水膠條旁破了3~4個洞啊~啊啊!!這下好了,在穿著雨衣雨褲的情況下,裡面外面都是水。

走著走著,更誇張的情景發生了,因為前往油婆蘭的路基本上沒有下坡,路跡也是很明顯深深的一條,造成了雨水匯聚成了一條溪,形成了油婆蘭溪?我們沿路在上溯油婆蘭溪,走到有點懷疑人生:「衣服褲子內都是水、天空中都是水、雨鞋裡裝滿的水、背包內還背負著一堆水,甚至腳下踩的也是水路!」

淹水的狀況越來越嚴重,油婆蘭溪的上游也越來越湍急,水好像從大劍和油婆蘭營地整個漫了下來,最終,在距離油婆蘭營地還有100m上升高度時,我們受不了了!

「要不要撤退?還要去小劍嗎?估計營地應該也都整個泡在水裡吧!」

「乾!這個水也太誇張了!」

「我們還帶天幕欸,地布會整個淹水吧!」

「算了,下撤吧!下次從雪劍過來。」

「我們到底在幹嘛!?水都多成這樣,還背了一堆水上來?」

「負重上升了1700公尺,然後再撤退😂」

「走了啦~下次再來。」

「水也太多了吧!!」

「下坡也太快……我們剛剛到底在爬什麼?」

就這樣我們又從3200m下到了2800m的推論山紮營,在勉強處理了身上溼答答的一切後,就可以開始把多很多的食物解決掉了!桂圓紅棗茶、番茄清燉牛肉麵、酒和黑麥汁、蛋黃酥與一堆零食……在寒冷的夜雨中(氣溫約9°C,而且還溼答答的),吃著暖暖的食物真的是天堂。

隔天睡到自然醒,被從油羅蘭營地下來的山友們吵醒!我們聊了一下,更覺得我們昨天決定撤退的決定真是明智之舉!

「诶!有兩個年輕人睡這裡欸。」

「哈囉~我們昨天快走到油婆蘭時就決定撤退了……。」

「明智的選擇,上面整個淹水,營地都變成水床!!」

「妳們從哪裡來的呀?」

「我們從雪西過來。」

「哇!很強欸,那昨天跟前天都睡油羅蘭?」

「對啊,但都淹水,晚上都睡水裡!」

簡單的聊過後,他們就連忙下山了!畢竟他們是站在雨中在跟坐在天幕下的我們聊天的。我們一直混到了九點才開始不情願地收裝備,把溼答答沾滿土的裝備一一打包進背包,穿上可以擰出水的襪子,趕快朝山下衝去。不知為何,越遠離大劍山雨也越小,原本還想著可以去芃芃溫泉泡個溫泉再回家,但看著一直下著的雨,我們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。

行程圖表資料

這次行程的圖表,有感受到天梯的威力了嘛!?

下雨的些微好處之一,會讓松蘿更美!

One Reply to “大小劍撤退記,不行了~不行了,天梯都變成滑水道!!!”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